開卷有益,讀書有用。如果閱讀的是觸及心靈、產生共鳴、提高修養的書籍,無論在紙上讀還是在手機上讀,都沒有什麼區別。而喪失了閱讀的習慣,我們哀悼的將不僅是實體書店的消亡,而是一個崇尚詩書禮樂的民族失去精神家園後的迷惘  
  近日,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和財政部在上海聯合舉辦的“實體書店發展推進會”上表示,今年“實體書店扶持試點工作”將從原來的12個城市擴展到12個省份,進一步加大對實體書店扶持力度。
  門店租金的上漲、網絡營銷方式的興起和讀者閱讀習慣的改變,是近年來全世界實體書店都面臨的問題。不僅傳統的中大型連鎖書店規模不斷縮減,一些各具特色的文化書店也陸續關張。在一些校園周圍,這一趨勢尤其明顯,近來很多承載著一批批學生共同記憶的二手書店、個性書店終究敵不住網絡書店的攻勢,在一片惋惜聲中黯然退場。
  去年,財政部和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聯合印發的《關於開展實體書店扶持試點工作的通知》,對12個城市56家實體書店提供9000萬元資助,重點扶持一些有影響力的實體書店。但這也被認為是一項救急不救窮的政策,互聯網時代的實體書店發展之路依然挑戰重重。
  實體書店面臨的困境實際上是很多傳統行業在互聯網大潮中面臨的共同困境。電商的繁榮改變了人們購物的習慣,新媒體的崛起改變了人們獲取信息的習慣,網絡金融的出現改變了人們理財的習慣,而且這些改變都是初露鋒芒、方興未艾。與之相對應的傳統行業正在消化這種改變帶來的陣痛,有茫然和困惑是必經的階段。
  但書店畢竟與普通店鋪不一樣,它在購買商品的價值之外,承載了關於一些文化、知識和品位的社會價值,也承載了一些關於故事、人生和回憶的情感價值。一個人可能沒有在手機上讀過書,卻大多會有一個難忘的書店,有一本最喜愛的書。那種“眼前直下三千字,胸次全無一點塵”時的喜悅和敞亮,也是許多愛書人的情感共鳴。
  有些人將實體書店的困境歸結為閱讀習慣的改變,認為數字閱讀和新媒體的興起讓紙質圖書越來越失去市場。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們倒可以長舒一口氣了。畢竟閱讀方式、圖書載體的變化是時代進步的規律,如果數字閱讀能激發人們的閱讀興趣,推動知識的普及和文化傳播,那麼這對整個社會和時代都是善莫大焉。但問題是:數字閱讀真的讓我們養成新的閱讀習慣了嗎?
  我國的公共圖書館數量和閱讀率卻持續偏低,人均紙質圖書的閱讀量不足5本,遠低於發達國家。排在各大書店暢銷榜單上的書單,除了考試輔導類書籍,就是各類成功學和養生學書籍,閱讀的功利性可見一斑。再看看各大讀書網站排名前列的,也無外乎是些言情、玄幻和驚悚小說。
  開卷有益,讀書有用。如果閱讀的是觸及心靈、產生共鳴、提高修養的書籍,無論在紙上讀還是在手機上讀,都沒有什麼區別。在數字閱讀尚未完全發揮功用的今天,扶持實體書店,讓其更好發揮培養閱讀的功能,是一種現實選擇。
  前段時間,北京的三聯書店開始嘗試24小時運營,吸引挑燈夜讀重開卷的愛書人。實體書店在困境中探索個性化、特色化的服務是必經之路,但在運營模式的創新外,培養全民的閱讀習慣顯得更加重要;在提供現代化的閱讀體驗之外,促進全民閱讀的配套建設,增加公共閱讀資源,彌合地區間閱讀資源的不平衡顯得更加重要。如果喪失了閱讀的習慣,我們哀悼的將不僅是實體書店的消亡,而是一個崇尚詩書禮樂的民族失去精神家園後的迷惘。
 
(編輯:SN009)
創作者介紹

rm64rmxc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