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居楊本報通訊員蘇玉新
  2014年10月22日,江蘇省監獄管理局962326獄務公開熱線電話響起急促的鈴聲。“我兒子在你們那裡服刑,叫陳某,現在情況怎麼樣?有沒有醒過來?‘王警官’要我先匯一萬元過來……”耐心聽完對方講話,接線員第一反應是這位服刑人員親屬多半是遇到了詐騙電話。“大姐,不要急,你把詳細信息告訴我們,幫你核實情況。但千萬不要匯款。”接線員放下電話後,迅速與陳某服刑的監獄取得聯繫。在核實相關情況後,監獄專門安排陳某與家屬通話,向家人報平安。
  《法制日報》記者瞭解到,自今年10月份以來,江蘇省監獄管理局通過各種形式先後發出防詐騙預警信息兩萬餘條,安排服刑人員撥打親情電話八萬餘人次,幫助服刑人員親屬成功識破詐騙信息814條。
  公開曬權
  聚焦熱點問題不迴避
  今年9月,江蘇省監獄管理局在全國監獄系統率先公佈首張刑罰執行權力清單,圍繞罪犯收押分配、崗位調動、計分考核、行政獎懲、提請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等,釐清省監獄管理局、監獄、監區三級刑罰執行權力,列出30條權力事項。“設置底線,既是約束,也是保護,民警執法工作越來越規範。”基層監獄民警對清單普遍都有這樣的感覺。
  “將全部權力‘兜底翻’,晾曬全部家底,這實際上是一場自我革命,對於嚴格規範刑罰執行、減少權力尋租機會、堵塞滋生司法腐敗漏洞、提升執法公信力具有重要意義。”江蘇省司法廳黨委書記、廳長兼省監獄管理局第一政委柳玉祥表示,“這隻是刑罰執行的第一張清單,下一步我們還要出台監獄內部管理、人事管理和財務管理等清單”。
  以前,監獄獄務公開的內容大多是執法依據、標準和程序等,現在除了以上內容外,更加註重對執法事項、執法過程和執法結果的公開。記者瞭解到,江蘇省監獄管理局設立局長信箱、監獄長接待日制度暢通服刑人員權利救濟和服刑人員親屬訴求處理渠道。服刑人員及其親屬可以直接與管教民警、監獄長乃至監獄局局長對話,“零距離”溝通,反映情況,表達訴求。還圍繞服刑人員親屬的個性化訴求進行“點對點”的信息公開,即通過親情電話、手機短信等形式,把公開內容具體到人、具體到事,讓一條條短信成為傳遞公平正義的強音,讓罪犯及其親屬在每一個具體事例中親身體會到及時獲取刑罰執行信息的便利。
  “獄務公開不僅是政府信息公開的重要內容,是監獄機關接受社會監督的重要渠道,更是有效保障服刑人員合法權益的一個必要措施。公開晾曬權力,成為監獄執法工作的一種新常態。”江蘇省司法廳副廳長、省監獄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薑金兵說。
  開門互動
  給群眾看得見的滿意
  “親,你好,在嗎?我想問下,我親人快要出來了,但他沒有身份證,那出來怎麼辦?”“您好,詳情請咨詢025—86265282。”“聯繫到了,搞定,謝謝你嘍!”“不用謝。有什麼疑難問題歡迎咨詢哈!”在聽取情況介紹時,記者留意到了這段對話。這是今年7月7日新浪微博網友“墨山鄉人RAIN”與監獄局官方政務微博“江蘇監獄”的一段私信對話。
  與政務微博有效呼應的,還有7月份開通的江蘇監獄“962326”獄務公開服務熱線,為社會公眾及時提供政策咨詢、信息查詢、業務辦理、投訴受理等一站式服務,並能利用熱線平臺,積極主動地向來電者宣傳獄務公開的內容,熱線每月接聽電話近2000個。在江蘇監獄,兩網(江蘇監獄網、罪犯教育網)、一線(獄務公開熱線)、一博(政務微博)、一窗口(會見室)、一平臺(刑罰執行信息平臺)、一終端(信息查詢系統)“多位一體”的獄務公開載體建設基本成型,形成立體化的獄務公開平臺。
  在南京女子監獄會見室採訪期間,記者看到,這裡地方雖然不大,但環境整潔,各類辦事窗口標示齊全,在會見等候區還設有手機充電站、自助儲物箱等便民服務設施,會見窗口安裝了服務滿意度評價器,會見人員可以直接給民警的服務工作打分。
  “獄務公開最大的特點就是互動性,服刑人員家屬提出的涉及監獄執法問題,我們都要求在規定時間內予以回覆。”省監獄管理局刑罰執行處處長於健說,多渠道、多形式、多層次的信息交流,讓江蘇監獄的獄務公開在形式上實現了信息從傳統的單向流動轉向了現代的即時互動,在內容上從單一的信息查詢轉向了具體的事件辦理。
  機制建設
  打造長效的執法品牌
  2013年10月,江蘇省監獄管理局出台《江蘇監獄嚴格公正文明廉潔執法十項規定》,就社會普遍關註的服刑人員減刑假釋、勞動工種安排、計分考核分上限的設定等事關刑罰執行熱點問題,按照不同的需要、通過不同的渠道向服刑人員家屬、社會公眾和執法監督員等進行公開,引起社會關註。這也標志著江蘇省獄務公開長效機制建設得到進一步健全和完善。
  “以前多是通過舉辦獄務公開現場會或邀請服刑人員家屬參觀監獄時發放這個手冊(《獄務公開手冊》),現在不是了,罪犯入監5日內,監獄就必須寄出入監通知書和手冊,向服刑人員家屬告知監獄執法中的有關法律法規、政策制度和民警執法禁止性行為,告知監獄的通訊聯絡方式及咨詢、舉報電話等。”採訪中記者瞭解到,相比以前,江蘇監獄系統已經把活動式的獄務公開變成了常態性的公開,從《獄務公開手冊》的發放上就體現了這一點。
  為加大獄務公開力度,江蘇制定了《監獄執法管理標準化工作手冊》等一系列制度規定,對監獄民警執法管理工作進行細化、量化和程序化,對每項具體執法活動進行邊界界定,明確民警工作職權和責任。薑金兵表示,“深化獄務公開只是一個開始,沒有結束”。
  “在信息公開的時代大背景下,以公開為常態、不公開為例外必然地成為監獄執法管理的新選擇。這恰恰是堅持公正司法、提高執法公信力的具體體現。”柳玉祥說。
  開庭審理
  提高執法公信力
  12月10日下午,一場假釋案件庭審正在江寧監獄以全新的形式進行著。監獄刑罰執行人員、檢察人員分列兩邊,被提請假釋的服刑人員洪濤(化名)略帶緊張地坐在當事人席上,他面對的法官席上則是一面液晶屏,庭審法官正通過科技法庭遠程視頻系統對服刑人員提問。洪濤因故意傷害罪被判3年有期徒刑,在獄中他表現良好成為改造積極分子,監獄根據法律規定,依法提請假釋,檢察機關表示沒有異議。庭審中,庭審法官就事實細節進行了一一提問。最後,洪濤表示如果能假釋,他打算開個燒烤店,重新做人。
  20分鐘的庭審結束後,望著洪濤和參與旁聽的20多名服刑人員陸續離場,江寧監獄刑罰執行科徐警官告訴記者:“提請辦理減刑、假釋案件是監獄刑罰執行工作的重要內容,以往法庭多採取書面審理的方式進行,而現在的科技法庭遠程視頻庭審既邀請執法監督員、人大代表旁聽,還安排服刑人員旁聽,全程公開審理,使大牆內的執法活動更加陽光透明。”
  (原標題:江蘇 獄務公開成為一種新常態)
創作者介紹

rm64rmxc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